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現實主義創作風格蔚然成風

2021年03月18日 05:38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四方集運查詢香港】

作者:戴清(中國傳媒大學教授)

近年來,熒屏上的審美風尚悄然發生改變,現實主義創作風格的優勢地位日漸鮮明。無論是現實題材《大江大河》系列、《黃土高天》《最美的青春》《山海情》《石頭開花》《在一起》《裝台》《幸福裏的故事》,還是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偉大的轉折》《外交風雲》《跨過鴨綠江》《覺醒年代》、諜戰劇《隱祕而偉大》《瞄準》,或是網絡劇《隱祕的角落》《我是餘歡水》……現實主義精神體現在不同題材類型創作中,使中國電視劇的美學品格變得更加醇厚、富有深度與層次。

1、現實題材創作佔比與日俱增

電視劇的創作風氣、審美風格是時代氛圍、大眾趣味的集中反映,與國際國內形勢、國家政策導向等密切相關,又是社會情緒、時代風氣、大眾審美趣味的風向標,也反映了創作者、作品與社會生活、時代發展的多重互動關係。

當下中國社會正處於高速發展和深刻變革的時期,為創作提供了豐沛的素材。近年來,相關政府部門高度重視“三重大”題材創作(重大歷史、重大革命、重大現實),鼓勵、引導頭部影視製作機構加強題材佈局,很多影視創作者也看到了這股藴藏在時代肌理中的創作趨勢,自覺響應,積極投入。在幾方合力之下,電視劇創作審美風氣發生了改變。

1.jpg

近年來,現實題材創作佔比不斷提升。藝恩數據發佈的《2020年國產劇集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衞視播出的劇集中,現實題材是最大的劇情類型,佔比78%,同比上升17%。創作者體察生活的觸角越扎越深入、觀照生活的面向越來越多元,精神格局與文化視野不斷拓展,這一切都直接影響着作品的思想導向性與情感感染力,電視劇作品的藝術性和思想性得到了有效提高。

2、普通人情感是關注焦點

根脈深扎是現實主義品質、鋭度的保證。2020年一批脱貧攻堅題材帶着鄉土中國的氣息,以鮮活的人物形象閃耀熒屏,贏得觀眾認可。《山海情》體現了在生活中孕育釀造、在藝術提煉中破土而出的創作模式的優勢。農民對致富的渴望,閩、寧兩地政府多渠道助力扶貧以及不同農民的生存境遇與人物關係得到細膩表現,讓福建幫扶寧夏西海固地區移民脱貧所走的每一步都顯得格外真切,加強了現實主義藝術真實性的呈現以及藝術真實感的傳達。


電視劇《覺醒年代》劇照 資料圖片

根脈深扎還表現在創作視角下移和創作者情感態度的轉變。《裝台》將城中村普通人、農民工等“下苦人”作為主人公,贏得觀眾歡呼。近年來,熒屏審美一度向時尚趣味偏移,一些都市劇充斥着多金、瀟灑的總裁白領形象。似乎只有精英才與大都市相配。殊不知,普通人的生活才是都市底色,只是這種底色在電視劇創作中被淡化了。令人欣喜的是,除了《裝台》,《幸福裏的故事》《什剎海》等也將創作視野投向大都市中普通人,增添熒屏上平凡百姓生活的情感分量。

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也斬獲頗豐。前幾年的《海棠依舊》《彭德懷元帥》《可愛的中國》《偉大的轉折》《外交風雲》等成就卓著,近期播出的《跨過鴨綠江》《覺醒年代》則是最新史詩性力作。相關管理部門對圍繞各種重要時間節點展開的創作策劃指導,表現出對時代審美風尚塑形的引領姿態。這些作品的出現標誌着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創作在思想藝術、製作水準上的全面提升,也令人們對慶祝建黨百年的重點作品《功勳》《光榮與夢想》等愈加期待。

3、積極的現實生活釋放正能量

現實主義品格是温暖的、有熱度的,在創作結局走向上需追求“向着光亮的地方去”,給觀眾希望,也是文藝作品給人以力量和引領的重要顯現。如電視劇《決勝法庭》《巡迴檢察組》等優秀涉案劇努力推陳出新,對情、法、理的糾葛、衝突給予有衝擊力的藝術表現,法官、檢察官等人物形象都有着動人的藝術魅力,充分展現了中國依法治國,執法者以生命捍衞法律尊嚴、執法為民的積極正能量。《安家》等作品的改編創作從“賣房子”到“安家”的主題立意大大豐富了作品的精神內涵,也凸顯了作品撫慰温暖人心的藝術功能。

這種正能量的發揮同時是與作品對社會時代的深度揭示彼此成就的。改編自網絡文學的《大江大河》系列以恢宏之勢書寫改革開放四十年國家社會的變遷發展史與改革者、創業者、普通人的情感命運史。新近播出的續集秉承第一部精神內藴深厚等優長,將改革走向深化、社會轉型的時代特徵通過人物的情感命運加以具象反映、細膩描摹,一點一滴地夯實了典型環境的獨特性,為活躍於其中的人物形象提供了真切可信的戲劇前提,也讓該劇打破了續集口碑難以為繼的“魔咒”。

4、質樸的表達方式迴歸藝術本真

近期優秀劇集的現實主義品格彰顯着創作在身體美學上的轉向。之前的一些作品經常因過度使用濾鏡美顏,被觀眾詬病——演員的面部白亮光潔,缺乏光影層次感和容顏個性。而最近的現實主義創作努力追求真實動人的藝術之美,如抗疫題材劇《在一起》高度還原重症監護室、方艙等場景。劇中人穿着防護服、身形笨重,幾乎看不出眉眼,偶爾露出臉來也是滿臉勒痕。但這一切有着鮮活可感的藝術美感,以一種強烈的紀實性訴説着一個個凡人英雄的動人故事。《山海情》中原本青春亮麗的演員直接變身當地農民,黝黑的臉上兩朵高原紅,顯示出創作者對真實審美風尚的自覺追求與沉甸甸的創作誠意。與美顏濾鏡風相比,這些現實主義劇集建構起來的主流審美品格樸實而可貴。

現實主義品格的基調也體現在類型劇探索中。諜戰劇《隱祕而偉大》沒有一味追求諜戰的戲劇張力,而是以樸素真實的影像特色凸顯大上海的時代風雲與年代質感,從而讓人物落地生根,讓地下黨與對手之間的交鋒有了更深廣的精神意藴。網絡短劇《隱祕的角落》《我是餘歡水》等,沒有沉迷於單純展示懸疑、推理的魅力,而是對社會生活、家庭環境與人性複雜性深入開掘,同樣呈現出現實主義美學品格的多重特色與審美基調。

伴隨創作題材類型的拓展,現實主義美學品格得到了越來越豐富的形塑與建構。其多重面相與豐富層次彰顯了當下劇集創作的主流審美風格與藝術自覺,值得深入研究。

《光明日報》( 2021年03月17日 15版)